减肥反弹:真的是hold不住诱惑?

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吃得比兔子还清淡,活动比兔子还多,好不容易甩掉了脂肪,可是,回归正常饮食用不了几顿,就重回珠圆玉润的行列。有人抱怨美食的诱惑太强烈让人hold不住,也有人认为是减肥成功以后思想防线松懈了的缘故,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告诉你:减肥反弹,不只是hold不住诱惑,不只是意志力薄弱,其实另有隐情。

工业革命带来了丰富便利的物质生活,也带来了“肥胖”这一全球问题。不完全统计,世界上有四分之一的人口都有超重的问题(BMI≥23),超重人口中有四分之一可以诊断为肥胖(BMI≥25)。于是关于减肥的话题成了人们茶余饭后常打的牙祭。关于如何减肥的图书、视频、网站、广告铺天盖地,其中最经济最方便的莫过于“节食减肥”这一招了,省时、省力还省钱,是每个下决心开始减肥的人最优先的尝试。

肥胖问题,简单来看就是能量收支的不平衡,能量之摄入>消耗,多余的能量全转化成了脂肪囤积在体内,所以,减少能量的摄入我们是最直观最容易想到的办法。
可是,尝试过节食减肥的人都有“一朝回到解放前”的经历,思想一松懈,肥肉很快就反攻倒算、占领高地,悔恨懊恼并且感慨自己意志力薄弱的同时,不得不收拾情绪开始新一轮身材保卫战。近日发表在NEJM上的关于减肥与激素的研究发现,减肥后体内的激素水平的改变已经为体重反弹埋下了伏笔。

来自澳大利亚的研究人员招募了BMI在27到40之间单纯性肥胖(除了肥胖,没有其他疾病)的男性和绝经期女性共50名,开始了为期10周的节食减重计划。他们对参与计划的人进行了严格的低脂低热量饮食和适度运动的控制,甄选10周内减重达到原始体重10%的人入组,并在之后1年中要求他们根据营养师的推荐进行低脂饮食和适度运动以保持减肥成果,对他们每两个月进行一次身体评估(包括体重、腰围、臀围、血压、心率及激素水平等),期间电话随访监督。最终,34人成功的完成了计划,16人中途折戟。可见,减肥没有那么容易,每个人有他的脾气。

研究人员分别在减重前、第10周和第62周时对这些人的空腹和餐后血液中相关激素水平以及主观食欲评分进行了记录。检测的激素包括瘦素(Leptin,由脂肪组织分泌的)、YY肽(peptide YY,PYY)、胆囊收缩素(cholecystokinin,CCK)、胰岛素(insulin)、胰岛淀粉样多肽(amylin,IAPP)、胰多肽(pancreatic polupeptide)、脑肠肽(ghrelin)、胃抑制性多肽(Gastric inhibitoty peptide,GIP)、胰高血糖素样多肽-1(glucagon-like peptide 1,GLP-1)。根据生理作用可以大致将这些激素分为两大阵营:(1)减重阵营:可以减少摄食增加能耗,包括瘦素,PYY,GLP-1,CCK,IAPP和胰多肽;(2)增重阵营:增加食欲和能量储存的,包括脑肠肽(ghrelin)和GIP。

节食减肥成功1年后,机体的激素水平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研究人员对得到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由于能量摄入的降低,循环中瘦素的水平迅速下降,并且长期维持在较低水平,而脑肠肽和胃抑制性多肽却增加了,其他激素的水平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可食欲却有显著增加。可见,减肥的过程降低了减重阵营里激素的水平,但升高了增重阵营里的激素水平。换句话说,从节食行动一开始,身体就和意志站在了彼此的对立面。

这个研究的关键点不在于减肥引起的激素水平的改变,而是这些改变在减肥成功后的一年内仍持续存在,这一结果说明:节食减肥后的体重反弹是有一定生理基础的!也就是说,激素水平的改变有可能是导致减肥反弹的罪魁祸首。另有一项研究表明,减肥1年后,机体的24小时能量代谢仍然处在较低水平[2]

对于激素水平的改变,研究人员的解释是这样:人体对于体重和日常活动存在着一种平衡关系,一旦平衡被打破,机体就会采取相应的措施。短短几百年的工业革命相对于漫长的人类历史可谓沧海一粟,基因的更新显然跟不上环境变迁的步伐。面对肥胖,机体的反应还停留在食不果腹、危机四伏的远古时代。一旦向神经系统发出了“我在挨饿”的信号,机体就本能地启动了节能模式,通过升高增重阵营的激素水平,促进能量储存,并兴奋下丘脑的摄食中枢,增加进食欲望。同时降低减重阵营里的激素水平,加快食物的吸收,减少能量消耗。综合研究的结果可以知道,短期节食减肥引起节能模式的启动会持续很长的时间。

这样看来,减肥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想成功保住减肥的成果,需要更加强大的意志力来hold住美食的诱惑和身体内部不断被激发的食欲。当然也可以借助药物压制食欲,不过目前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还没有正式通过一种类似的药物。

不过,这个研究的结果并非板上钉钉,说不定没有完成试验的16个人跟完成了试验的34个人的身体本身存在内部差异,亦或者减肥的同时机体对激素的敏感性有所改变才导致了激素水平的改变。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减肥也不是少吃几顿饭就能炼成的,切不可急功近利。看来,唯有通过调节饮食、规律运动建立健康的生活方式,才是安全、长期、稳定减重的王道!

参考文献:
[1] Priya Sumithran, M.B., B.S., Luke A. Prendergast, Ph.D. Long-Term Persistence of Hormonal Adaptations to Weight Loss,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65;17.
[2] Rosenbaum M, Hirsch J, Gallagher DA, Leibel RL. Long-term persistence of adaptive thermogenesis in subjects who have maintained a reduced body weight. Am J Clin Nutr 2008;88:906-12.

About The Author

专栏作者

本科第六年

8 Response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