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顶”男人路在何方

早些年,光头的数目似乎没有现在这么多,光头的形象也不怎么正面。记得小时候看影视剧,除了贫僧贫尼,光头角色总是显得面目狰狞霸气外泄。而那些有头发的角色经过化妆师的捯饬,正义邪恶也一看便知:比如汉奸特务的头发大多是中分的,不然一定要抹上大把发胶油光锃亮地向后梳,额头光可鉴人——这通常是高级汉奸或者大反派。发型决定成败,不光电视电影里如此,生活中也一样。那时港台天王们的发型红遍全国,小学生们竞相模仿,年轻人中长发的风头一时无两。

不过年轻人终究会渐渐长大。岁月除了带走青春和纯真,还可能顺道带走头发。上学那会儿总是嘲笑数学老师的脑袋是“地方包围中央”,轮到自己时才能体会那种恐慌。好在现在的社会远比过去开放,光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光头的明星也是越来越多。然而自愿剃光和自己掉光体验毕竟不同,过早秃顶难免令人感觉气质过分老辣。这种现象尤以男人居多,于是这种脱发也被称为“男性型脱发”(male-pattern hair loss,MPHL)。

无论东方西方,MPHL都不少见。那么到底哪家更秃一筹呢?好事者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八卦。不久前,国际旅游评论网站《Trip Advisor》日本分公司对全球男性脱发问题展开了一番调查,随后公布了一张搞怪的“秃头世界地图”。结果显示,全世界约有2.9亿成年人秃头,“世界第一秃”的称号花落捷克,该国平均秃头率达42.79%,随后的2-5名均是欧洲国家。亚洲的日本名列第14,中国香港和上海分列第15名和第21名。

这样的搞笑排行榜自然不可过分当真,不过它至少能说明,男人们的“绝顶”危机的确是实实在在世界问题。谢顶人士遍布全球,为数如此众多,反映出医学界对MPHL还缺乏完美的解决办法。要让贫瘠的头皮重新焕发生机,绝不比治理沙漠更简单。

以孪生兄弟为对象的研究表明,遗传因素影响了大约80%的MPHL,这意味着基因在男性谢顶的这件事上发挥了主导作用。这是一个喜忧参半的结果,喜的是脱发的真正原因终于大白于天下,从此脱发的男人们不必再神经过敏地对待身边的一切以求保住自己的头发;忧的是,经验告诉我们,凡是基因惹的祸,治疗效果总是难如人意。

头发的生长具有周期性,大致可分为生长期,退行期,静止期和再生期。生长期大约持续3-5年,在此期间头发以每月1cm的速度增长,生长期的长短决定了头发的最终长度。生长期结束后毛囊进入退行期,持续数周,随后进入静止期,为期三个月,此时头发停止生长。静止期结束后,毛囊进入再生期,直至头发生长到预定长度。在这期间,大量细胞因子或信号分子参与其中,无论是生长期受抑还是静止期延长,都会导致头发过短或过早脱落。同时,毛囊小型化会导致新生的头发纤细柔软类似毳毛。MPHL患者的头发往往稀疏而柔软的原因就在于此。

1942年,美国解剖学家汉密尔顿发现,遭受阉割的男性并不会脱发,而一旦他们开始接受睾酮治疗,脱发才会出现。这一事实提示,性激素是造成男性型脱发的真正原因。看来睾酮为使男人变得刚猛,甚至不惜以谢顶作为代价。睾酮随血液循环到达身体的各个组织,组织中含有接受睾酮作用的受体,其中自然也包括头皮。那些先天就对睾酮不敏感的人并不会脱发,这是雄激素导致脱发的第二个证据。当然,第三个证据更为有力一些:给患者服用抑制睾酮的药物后,患者脱发的症状减轻了。

睾酮以其活性形式双氢睾酮作用于毛发生长,毛发组织对双氢睾酮的敏感性要数倍于睾酮。而睾酮转化为双氢睾酮需要一种名为5-alpha-还原酶的催化。在MPHL的患者体内,5-alpha-还原酶的浓度高于常人。头皮部毛囊的易感性则决定了脱发的分布规律。例如枕部的毛囊较少受雄激素的影响,因此枕部的毛发较少脱落,这一特质也为手术治疗MPHL提供了思路。

在正常头皮的复合毛囊中,往往有2-5根头发从一个孔中长出。MPHL患者的毛囊变小,常常只能萌出1-2根细小的头发。当大部分毛囊都如此退化之后,整个头皮就显得毛发稀疏而细软。当脱发更加严重的时候,连这种细小的头发也将不复存在。欧洲人的脱发规律与亚洲人稍有区别,后者更多的表现为前额发际线上移,中前部头发整体变薄,而头顶部受影响相对较少。MPHL一旦进入晚期,头发将很难再生,现有的治疗手段都无法使其恢复到过去的状态。幸运的是,无论是西方人还是亚洲人,枕部头皮的复合毛囊均很少受到双氢睾酮的影响。

于是外科医生就开始拿枕部头皮做文章。20世纪三十年代日本医生首先发现移植毛囊能够成活并长出新发,当时这项技术被应用于修复受损的眉毛和睫毛。后来医生们发现将枕部的头皮和毛囊整体移植到顶部和中前部那些雄激素敏感的区域时,这些枕部的毛囊仍旧能够保持活跃并继续生长。现在,自体头发移植已经在显微技术的帮助下进入毛囊单位移植时代。具体操作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在局部麻醉下切取部分枕部皮肤,然后将毛囊分离,再种植到需要的部位。这种方法的优点是一次可以取得很多供体发,缺点则是会在切取皮肤的部位留下疤痕。另一种方法则是在局部麻醉下利用专业设备在供体部位打孔(直径约1mm),获取毛囊后再移植到需要部位。这种方法不留瘢痕,适合小部位移植,术后恢复更快。

不过,并不是每一个患者都有这份勇气和条件去接受价格不菲的手术,在头发还没有掉到山穷水尽之前,行之有效的药物更容易被患者接受。目前广泛用于治疗MPHL的药物主要有两个,一个是降压药米诺地尔,另一个则是治疗前列腺增生的药物非那雄胺。

米诺地尔有强大的扩血管效应,上世纪60年代起就已作为降压药内服使用。多毛症是该药的副作用,这使得它歪打正着地被FDA批准用于MPHL的治疗。外用时该药可经皮肤渗透,大大促进头皮部位的血液循环和血管内皮的生长。米诺地尔能够延长头发生长期以及缩短静止期,坚持使用的话生发效果能够持续很久。脸部和手部多毛是米诺地尔美中不足的地方。市面上有不少声称能够治疗男性脱发的产品,其中就有不少添加了米诺地尔。

前列腺增生与男性性脱发具有类似的发病基础——雄激素。非那雄胺是一种5-alpha-还原酶抑制剂,能够有效减少血液和前列腺中的双氢睾酮水平,于是该药也被用于治疗MPHL。不过在口服非那雄胺治疗脱发时,药物用量与治疗前列腺增生时不同,前者用药剂量仅相当于后者的1/5。服用非那雄胺1-2年后,生发效果能够持续5年以上。市面上用于治疗脱发的非那雄胺商品名是保法止,用于治疗前列腺增生的非那雄胺称为保列治,两种药品成分相同,只是规格不同。非那雄胺也有其自身的问题,大约3%-5%的使用者会出现性欲减退,阳痿或射精困难。近来还有更新一代的5-alpha-还原酶抑制剂进入临床试验,人们期望新药物的生发效果更好,副作用更小。当然,口服非那雄胺与外用米诺地尔还可以连用,实验证明两药连用效果更好。在头发移植术后使用这些药物也被证实效果更为优良。以上便是当前医生们治疗MPHL的主要手段了。总的来说,MPHL的治疗还是要趁早,越早开始,效果越好。

在未来,MPHL的治疗大概还需寄希望于基因技术,只是基因治疗的前途漫漫,目前尚无法预测何时能够应用于临床。近些年来,国内某些机构声称能够利用干细胞移植治疗脱发,其可信度近乎为零。到目前为止,尽管毛囊干细胞的功能已经引起了科研人员的注意,但针对脱发的干细胞治疗还远未走出实验室。任何打着干细胞治疗幌子的生发疗法均不值得关注。至于那些无关痛痒的民间“生发秘方”和“国粹秘方”,绝顶的男人们若能确认其无毒无害,那么大可一试,只是不必抱有过高的期望。

zp8497586rq

About The Author

北京大学医学博士,外科主治医师  http://t.sina.com.cn/ricewine 我的信箱:physigeon@gmail.com 或者 physigeon@qq.com   我在果壳:http://www.guokr.com/i/0289849839/

One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