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硒”药新用:Graves眼病患者的福音

轻度Graves眼病对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让传统的期待疗法饱受争议。本期NEJM提出,硒可以显著提高患者质量并延缓疾病进展过程,无疑为广大深受Graves眼病困扰的患者带来了福音。

一提起北大富硒康,想必大家都不陌生,也真是这个保健品,让硒真正进入大众的视野。现在随着热潮的退去,硒已经不再是保健品界的宠儿,但它依然在其他医药领域发挥着余热,例如其作为治疗Graves眼病的药物,仿佛又得以重温当年在保健品界呼风唤雨、叱咤风云的岁月。

Graves眼病常因其典型的眼部症状而被大家所熟知,即传说中的四大眼征:Graefe征(眼球下转时上睑不能下垂)、Stellwag征(瞬目减少)、Joffory征(上视无额纹)及Mobius征(集合运动减弱)。患者常因伴随的甲亢症状或审美需求就诊。
对于重度Graves眼病,治疗常无争议,单用或联用糖皮质激素及眶部放疗通常可以达到不错的效果。但是对于轻度的Graves眼病,究竟是保守治疗还是积极治疗呢?支持保守治疗的一方认为,Graves眼病有很大可能可以自我恢复,因此仅需采取某些控制局部症状的治疗方法,如人工眼泪、眼膏及佩戴有色眼镜等,达到改善及保护视力,减轻疼痛等不适的目的,一旦病情恶化,再采取与重度Graves眼病同样的治疗方法。但是这种期待疗法(wait-and-see strategy)却引发了越来越多的质疑:首先,问卷评估发现,采取该种疗法的患者生活质量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其次,虽说Graves眼病存在自行恢复的可能,但可能性仅有20%,65%的患者病情迁延不愈,而剩余15%的患者则会进展成为重度Graves眼病。这两个不足在现今这个讲究生活质量和审美的年代是难以被患者接受的。因此部分研究者提出,就算是轻度Graves眼病,仍需积极治疗,但所采取的方法必须具有高耐受性、便于进行、价格公道的特性。而针对Graves眼病的可能病因—-氧自由基及细胞因子,目前符合上述条件的主要有两种,一种为抗氧化药物硒,另一种则为抗炎药物己酮可可碱(pentoxifylline)。那么两种药物作用如何?本期NEJM给出了答案。

Marcocci博士及其团队在159名Graves眼病患者中进行了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用以评价上述两种不同机理的药物疗效。患者分别口服上述药物6个月,并进行6个月的跟踪随访。随后,一位对试验过程不知情的眼科医生对患者进行整体评价,同时患者填写Graves眼病相关生活质量问卷(Graves’ orbitopathy-specific quality-of-life questionnaire, GO-QOL),两者综合作为主要终点指标,而临床活动度评分(Clinical Activity Score)及复视评分则作为次要终点指标。

结果发现,相对于对照组,硒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减少了眼部浸润,并延缓疾病进展,使用过程中也未见明显药物副反应。而己酮可可碱则不具有上述效果。同时服用硒患者组的临床活动度评分减少值最大。继续随访至12个月的探索性研究则进一步证实了上述随访6个月时的结论:安慰剂组中的2名患者和己酮可可碱组的1名患者因为病情恶化而需进行免疫抑制治疗,硒使用组中则未发生类似情况。这一结论无疑为广大受到Graves眼病困扰的患者带来了福音!

来源:《新英格兰医学杂志》 2011-5-19 原始论文

Selenium and the Course of Mild Graves’ Orbitopathy. Marcocci C, Kahaly G, Krassas GE, et al. N Eng J Med, 2011, 364: 1920-1931

没读过瘾?快回到目录,继续悦读本期NEJM的其他文章→

About The Author

Yesterday is a history.Tomorrow is a mystery. Only today is a gift,that's why it's called present. 欢迎和我联系:doctornyb@gmail.com

2 Responses

    • Dr.B

      @Hamster, 己酮可可碱是一种非特异性的磷酸二酯酶峰抑制剂,为非特异性血管扩张药,主要用于治疗间歇性跛行等。但其同时具有抗炎及免疫调节作用,在体外可以抑制HLA-DR表达及眼成纤维细胞分泌氨基多糖。这些机制均可以抑制Graves眼病的进展。已经有一个小规模试点实验证实其对Graves眼病患者有益。—-这是根据原文翻译出来的,看来这种药也是出于试验性阶段,治疗Graves眼病是其副业,结果还被证明效果不好。。。

      回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