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傻”:40年的争吵一朝终结?

媳妇有孕以来,每晚临睡前“胎教”成了我义不容辞的功课。至今《红楼》已读完,《西游》读了半部,目标是争取在娃娃降生之前遍阅四大名著。话说这睡前夜读,名曰“胎教”,实则是给孕妇大人解闷催眠耳。往往我还在口水飞溅地念书,那厢孕妇已经呼呼入梦乡了。结果便是第二天还得从前一天晚她娘意识朦胧处重读,颇费工夫,我稍有微词,孕妇便祭起傲娇大招:我孕傻嘛,记不住昨晚念了啥,重念吧!我便只有遵命的份了。

虽说孕傻这说法流传甚广,但我毕竟有些心怀不甘——明明我亲眼看见是睡着了啊!倒不是为了逃避劳动,只是这事儿本来也值得较较真,既然大家经常这么说,那么看看有没有科学依据也是好的。在松鼠会搜索“孕傻”,果然蹦出瘦驼去年的一篇文章,文中提到不少文献,关于人类孕傻的调查似乎有很多支持的证据,不过动物实验却与此相反:怀孕、哺乳和经产大鼠在精神状态和迷宫中的表现都要优于“处女”大鼠。结论似乎仍处于模棱两可之中。然而不管怎么说,以动物实验的结论来推翻基于人类对象的调查研究,似乎仍嫌牵强,“孕傻”仍被作为一种现象写进了许多科学著作,并被媒体,流行书籍等采信并转载,传播越来越广。

正如瘦驼文中所说,“孕傻”是个跨文化的流行词汇,英文称为baby brain(婴儿脑)或placenta brain(胎盘脑?!)。国内的说法不知从何而起,英文文献笔者最早追溯到1968年Kane FJ Jr.等在《英国精神病学杂志》(The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iatry)上发表的一篇题为《产褥早期情感和认知障碍》(Emotional and cognitive disturbance in the early puerperium)的文章。自那以后,关于孕产妇甚至做母亲的女性发生认知障碍,记忆力下降的文献报道就层出不穷,包括一些交叉研究和纵向对比研究。这些报道影响力巨大,甚至波及产后女性就业:某些用工单位会因此拒绝继续雇佣产后女性,怀孕往往意味着女性职业抱负的破碎。看来“孕傻”可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调侃话题。

面对“孕傻”的观测结果,人们进行了多种推测,从体内激素变化到脑容量变化,科学家们尝试为“怀孕会导致认知功能受损”这一假说寻找依据。然而动物实验中大鼠们的表现使人们再次陷入疑惑之中。尽管衡量大鼠和人类认知功能的方法大相径庭,但是“绝大多数哺乳动物具有类似的母性行为,这些行为在人类和大鼠很可能为相同区域的脑组织所控制”(most mammals share similar maternal behaviours, which are probably controlled by the same brain regions in both humans and rats),这一认识使人们不能忽视动物实验的观测结果。

于是问题就归结在,人和大鼠相比,谁的实验结果更可靠?从1968年算起,孕傻的问题纠结了40多年,最终人们还是要重新审视这些声称观察到“孕傻”现象的文献报道,以便和不擅撒谎的大鼠们做个比照。结果发现,之前所引的文献,还是有很多毛病可挑:不是存在样本选择上的偏倚,就是缺乏必要的孕前认知功能的评估资料,要么就是缺乏远期随访的结果。总之毛病多多。难道“孕傻”的结果,都是人们观测偏倚的错觉吗?

2010年Helen Christensen等发表在《英国精神病学杂志》上的一篇题为《关于孕期和母亲时代认知功能的前瞻性队列研究》(Cognition in pregnancy and motherhood: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的重磅文章似乎终于要将“孕傻”问题画一个句号了。这项始于1999年的研究对象是2400名20-24岁的青年女性,共有1240名对象通过当年的基础评估,随后在03和07年分别进行了两次随访,共有1058名对象完成了整个实验,历时八年。在试验过程中,有188名受试者成为母亲,有76名受试者在随访时正值孕期。只选择初产妇作为研究对象,全面评估了受试者认知速度,工作记忆,瞬时和延迟回忆等四方面能力并进行认知变化评分,同时注意一些控制变量如受教育水平、抑郁、焦虑、服药、睡眠情况等。经过统计学分析,结论是:无论孕中孕后,短期或是长期,女性的认知功能均无明显变化。只有一项测试表明在孕晚期女性的认知速度有所下降,但关于瞬时回忆,延迟回忆和工作记忆的测试均未见恶化迹象。

这项研究结果是否推翻了“孕傻”的结论?事情好像还不是那么简单。有些学者认为,孕妇常常会出现的注意力难以集中的问题,在实验室之中往往表现并不明显。这项实验和之前所作的其他实验一样,未能就某些潜在的基于动机和气质的认知缺陷予以探讨。另外,此实验是基于三次面试的结果,未能就某一具体的怀孕时段或产后时段,比如产后32周认知情况如何进行评价,难以反映认知变化的动态规律——如果有的话。值得一提的是,在动物实验上观察到产后大鼠认知能力提高的现象并未在人类试验中观察到,还需进一步分析深层次原因,是社会条件、文化因素制约了女性发挥聪明才智呢,还是动物实验本身还有瑕疵?这些都是未来需要进一步研究的方向。

但是总体看来,之前盛传的女性在孕期和产后发生记忆力下降,认知功能障碍等结论并不严谨,“孕傻”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以讹传讹的谣言。不过饶是如此,“不孕傻”的女性毫无疑问地仍是家庭中地位最高的人,身为人母的她们在工作能力上也不应被区别对待。

致谢:
瘦驼@科学松鼠会 <怀孕傻三年?>2010-08-07

参考文献
Helen Christensen, Liana S. Leach, Andrew Mackinnon. Cognition in pregnancy and motherhood: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The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iatry 2010;196:126-132

Kane FJ Jr, Harman WJ Jr, Keeler MH. Emotional and cognitive disturbance in the early puerperium. Br J Psychiatry 1968 ;114(506):99-102.

Kinsley CH, Lambert KG. The maternal brain. Sci Am 2006; 294: 72-9.

About The Author

北京大学医学博士,外科主治医师  http://t.sina.com.cn/ricewine 我的信箱:physigeon@gmail.com 或者 physigeon@qq.com   我在果壳:http://www.guokr.com/i/0289849839/

One Respon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